• b9b8-最好的免费学习资料站!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www.b9b8.com
您当前位置: b9b8学习网文章资讯公文写作文秘工作节目游戏相声--自食其果

相声--自食其果

日期:04-17 01:31:02|b9b8学习网| http://www.b9b8.com |节目游戏|人气:660

相声--自食其果,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节目游戏,娱乐节目游戏,游戏和小节目大全,元旦游戏节目,公司年会游戏节目相关的资料。www.b9b8.com
自食其果
  甲:观众有的爱听快板儿。
  乙:对。
  甲:有的爱听大鼓。
  乙:爱好不一样。
  甲:有的不爱听曲艺。
  乙:嗯。
  甲:爱什么知道吗?
  乙:爱什么呀?
  甲:爱京戏。
  乙:哎,有戏迷。
  甲:有的哪,爱看电影儿。
  乙:噢。
  甲:一个人一个爱好。
  乙:对。
  甲:有的人不爱看节目。
  乙:爱什么呀?
  甲:有的人爱养花儿。
  乙:这也是陶冶情操。
  甲:大盆儿小盆儿端出端进,养花儿。
  乙:对。
  甲:有的人哪,好养鸟儿,提喽这鸟儿出去遛遛,这叫哨哨。
  乙:多大功夫!
  甲:有的人买了鸟儿啊,不养。
  乙:干什么呀?
  甲:放喽。
  乙:这叫放生。
  甲:也有见了鸟儿啊,不养也不放。
  乙:他是?
  甲:弄死。
  乙:弄……
  甲:什么人都有啊。一人一个脾气呀。有人爱宰鸡,宰鸡、宰鸭、宰鹅。
  乙:嗯。
  甲:有的人好逮蝎子。有爱掏耳朵的,给自个儿掏完了给别人掏,我们那儿姚雪芬就那样儿,特别爱掏耳朵,给别人掏,热心肠儿。
  乙:噢。
  甲:哎,热心。
  乙:对。
  甲:哎,有得好热闹,有的好清静,这人不一样啊,可能跟性格有关系。
  乙:您说这个呀,我跟您说呀,这跟岁数有关系。
  甲:跟岁数有关系?
  乙:哎,您看这年轻人哪,都好热闹,人一上了岁数就不好热闹了。
  甲:哎,这可不是绝对的,不是所有得上岁数的都不好热闹,也有好热闹的。
  乙:是啊?
  甲:比如说你们老爷子吧。
  乙:噢,我父亲。
  甲:他父亲哪,今年……快六十了吧?
  乙:五十九。
  甲:没你高。
  乙:哎。
  甲:比你矮。
  乙:嗯。
  甲:也就到你这儿吧,哎,这么个个儿,你随你妈。
  乙:哎,反正我母亲个儿高。
  甲:他妈大高个儿,烫个飞机头,细腰乍臂,宽肩膀,扇面腰,就跟我们那儿王毓宝的那个意思……
  乙:行了,行了。
  甲:他父亲哪,就像弹弦的那个韩宝利。
  乙:有这么比的吗?有这么比的吗?
  甲:这得告诉人家啊。先说他父亲,不提他妈呀。
  乙:你说个儿矮不就完了嘛。
  甲:什么模样啊,咱先说他这模样儿,小平头儿,挺短的那小头发茬,小平头,细眉毛,小眼儿,瘪鼻子,大嘴,大核罗素,总爱嗦裸着嘴唇……
  乙:您跟大伙儿介绍这个什么呀?
  甲:这老头跟咱一般的老头不一样啊,好热闹。
  乙:哎,反正听个戏,看电影都乐意去。
  甲:谁说的?谁说的?那是一般老头,听戏,看电影儿。
  乙:你不是说好热闹吗?
  甲:你爸爸不好这热闹。
  乙:那他是?
  甲:爱看打架的。
  乙:这(看)打架的叫好热闹?
  甲:平常他爸爸坐那儿打蔫儿,冲盹儿,一听有人抬杠拌嘴娇情起来了,嗬!眨么着小眼儿旁边看着,还非得激火让这俩人动起手来那是最好。有人劝架他还不乐意:“有你的嘛?乐意看看不乐意看一边呆着去!”
  乙:呀!还非得看这个?
  甲:这有一好吗。
  乙:噢。
  甲:还爱看什么呀?
  乙:什么呀?
  甲:着火。
  乙:着火我爸爸也爱看?
  甲:着火呀。
  乙:好,好,好。
  甲:嗬!就爱看着火。
  乙:嗯。
  甲:要是有些日子没有着火哪,看不着他心里头起急。
  乙:嗯。
  甲:这么大岁数,蹬着梯子,上房,扒着房沿看:“哎呀!还是没信儿!”
  乙:呀……还是没信儿!
  甲:一听哪儿着了,赶紧,去看去。
  乙:嗯。
  甲:看完了回来给大伙讲:怎么着的,烧着什么了,伤着人没有,来了多少消防车……津津乐道。有的时候,看完了回来,不痛快。
  乙:哎,损失太大。
  甲:“嘛!没火苗子!”
  乙:呀?!
  甲:“光冒点儿烟,没劲!白去了,这有嘛,白去……”
  乙:行了,行了,就为看火苗子是吗?
  甲:这有一好吗。最爱看的知道是什么吗?
  乙:什么呀?
  甲:交通事故。
  乙:交……
  甲:车祸。大汽车“卡!”轧着人了。嗬!你爸爸高兴!
  乙:这……我爸爸也爱看?
  甲:这他非得看!这要看不着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。
  乙:您说至于嘛!
  甲:往往一出了交通事故啊,围观的人特别多。
  乙:对呀。
  甲: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这要咱们咱挤不进去,你父亲有主意。
  乙:他有什么主意呀?
  甲:跟人对付。
  乙:噢。
  甲:“借光您了,借光您了,让我进去!我的看看哪!”“挤什么呀!这么多人哪儿挤得进去!这么大岁数……”“不是啊,我孩子!”
  乙:呀?!
  甲:“我孩子轧着了!”咱们人人都有恻隐之心哪!孩子轧着了,能说不让他进去?“啊?是您的小孩儿呀?借光借光!让这大爷进去!”让到里边儿,大伙还劝哪:“大爷!别太难过了!”“难过嘛?跟我那孩子边边大!”
  乙:呀!好!嘿嘿。
  甲:“家大人哪,不看住了哇!看看,完了,多可惜!”看够了,溜达出来,找没人地方儿乐去了。那天又赶上一档子。
  乙:这事儿还不少。
  甲:车祸,当时围了个风雨不透,你父亲听信儿晚了,来到这儿还是挤不进去呀,就听见人家议论:“看了嘛,这么小,多惨哪!”他还得用这法子:“借光您了!让我进去,我的看看哪!”“挤嘛?挤嘛?”“不是,我孩子,孩子轧着了……”“啊?是你孩子?进去!”一瞧啊——
  乙:哎。
  甲:轧死一驴。
  乙:哎?!我说你缺德不缺德呀!?你!几位!别信这个啊!刚才说那是他爸爸,我告诉你!也就马三立爱干这事儿,我告诉你啊,别人不干这缺德事儿!
  甲:这人太次了!这人太次了!这就说个笑话,举个例子,值当的嘛!你说。
  乙:举例子说你爸爸呀!不后台坐着哪嘛,说他呀!
  甲:要说我爸爸?……我怕他不乐意。
  乙:说他不乐意,我爸爸就乐意嘛?这人!没见过这路人儿!
  甲:你不捧哏嘛,捧哏的就得这样儿。
  乙:谁告诉你的!?拿人父亲糟改……
  甲:这就举个例子。
  乙:举例子……
  甲:咱就说呀,出了交通事故不要围观。
  乙:哎!这话倒对。

www.b9b8.com   甲:为什么现在要强调交通规则呀?啊,文明驾驶,文明骑车,文明走路,就是好哇!
  乙:自觉的遵守交通规则是每个人的责任。
  甲:哎,那你说说,为什么要强调交通规则?
  乙:那谁都知道。
  甲:啊。
  乙:为了保证人民安全,为了四化建设的顺利进行。
  甲:您听他说得多好哇!啊,就怕这路人,嘴上一套,心里一套,到真格的就不是他了。要命就在这儿哪!
  乙:你说谁哪?说谁哪?
  甲:说你哪!
  乙:我怎么啦?
  甲:你就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。
  乙:谁告诉你我不遵守交通规则?
  甲:不承认?
  乙:谁说的?
  甲:哎,当着大家啊,当这各位啊,别亏心,坦白说,违反过交通规则没有?
  乙:没有。
  甲:没有?
  乙:没有。
  甲:你骑自行车不骑?
  乙:骑呀。
  甲:骑车带过人没带过?
  乙:骑……
  甲:不罚你钱。说!带过没有?
  乙:不罚钱?
  甲:啊。
  乙:带过。
  甲:完了。
  乙:那……背不住,这个,坐不上公共汽车带两步,我又不是天天带,偶尔的带。
  甲:呕,这是偶尔的。
  乙:哎。
  甲:那骑飞车是你不是?
  乙:骑得快?
  甲:啊,抢道,越分道线,从左侧超越行驶机动车?这手儿你干过没有?
  乙:反正你要说这个,我看谁都背不住。
  甲:谁都背不住?
  乙:那可不。
  甲:广大人民群众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,你是个别的。
  乙:我个别的?
  甲:啊。
  乙:交通规则小问题儿,您甭在这儿大惊小怪的!
  甲:你要不是从思想上开始重视这个问题,我也不是给你念损,早晚你得吃大亏。
  乙:我还不信这个。
  甲:你就照这么骑快车?
  乙:骑快车省得迟到。
  甲:要碰着人怎么办?
  乙:哪儿那么容易就碰着人哪!
  甲:要碰着你怎么办?
  乙:碰着我呀,手指头碰破抹点儿红药水儿,再厉害点儿我医院看去,现在医疗设备这么先进,什么病到那儿都治好喽!
  甲:噢,不错!人可以治啊。
  乙:哎。
  甲:可有一样儿,这罪谁受啊?
  乙:我不怕受罪。
  甲:噢,这可是你说的?
  乙:我还负责哪!
  甲:不怕受罪,各位,听见没有?听见了吧!不怕受罪。
  乙:哎。
  甲:他这叫啊,肉烂嘴不烂。
  乙:哎,这怎么说话哪?
  甲:他骑车骑得快,不是怕耽误上班儿。这路人我太知道了,您别看他三十多岁、快四十了,这么大个子,这是玩儿闹。
  乙:哎--谁玩儿闹?
  甲:他在街上骑车呀,这叫“花样骑车”、出洋相、耍花活,骑着骑着坐后位架上了,他这么骑,在不,俩腿呀,搁把上,单手扶把,在不就抢道,抹人儿,他最爱抹人儿,在人堆里钻“啪!”把后边那位抹趴下,他乐了,跟他爸爸一样。
  乙:我说你别提这茬儿行吗?干吗呀!这是。
  甲:他骑车这俩眼,两只眼还不闲着。咱们骑车吧,精神集中,往前看,他不介,胡踅摸……
  乙:我就这样骑车是吗?
  甲:他要是看前边有个女的,光看人家服装、身条儿,没看出模样来,赶紧抢到人前边儿,这样。
  乙:我说你可太缺德了!我告诉你,太缺德了,你!
  甲:在人眼前,逞能,来个大撒把:“哎!看,我不扶把!怎么样?”其实人家女同志最腻歪这个:“瞧那德行!臭狗屎!”
  乙:这就骂上了,是吗?
  甲:人家调把往回骑了,他还不理会,撒着把往前骑,前边该拐弯儿了,拐弯儿应当注意呀,减速,打手势,你没法减速。
  乙:我怎么了?
  甲:你撒着把哪,你是愣拐呀,
  乙:嗯。
  甲:你可没想到,前边正好有一辆大卡车,等你一发现这卡车的时候,那已经来不及了。那真是:说时迟,那时快--就听“当”这么一声……
  乙:怎么了?
  甲:你自行车的前轱辘正撞[www.b9b8.com文章-http://www.b9b8.com www.b9b8.com 帮您找文章]那汽车的后轱辘上。
  乙:干吗单撞它后轱辘哪?
  甲:这样撞没有人家司机的责任。
  乙:瞧他给我找这地方儿,您看吧。
  甲:就这一下啊--
  乙:怎么样?
  甲:也不太重。
  乙:伤得怎么样?
  甲:看见没有,这只胳膊,挺囫囵的一只胳膊“嘎巴”折了。
  乙:折了?
  甲:折了。
  乙:掉下来了?
  甲:掉是没全掉,多少啊,还连着这么一点筋儿。
  乙:这胳膊就连着一点儿筋儿啦?
  甲:哎,怎么办吧,这个?
  乙:还怎么办?赶紧送医院哪!
  甲:你不是说“不怕受罪”吗?
  乙:那也得抓紧治啊!
  甲:送医院?
  乙:快点儿!
  甲:叫车。
  乙:哎。
  甲:车来了之后,把你抬上去,关完车门儿,开车!嗷嗷嗷嗷嗷嗷……
  乙:我说,等等!别"嗷嗷"了!您叫得这是什么车呀?这是?
  甲:救护车。
  乙:救护车?人救护车那笛儿是“喂儿——哇!喂儿——哇!”就您这“嗷嗷嗷嗷”这不是那警车吗?这不?啊?
  甲:这车快。
  乙:哎,快咱也不坐。大十、一的别添堵行吗?啊?换辆车。
  甲:你已经受伤了啊,昏迷不省,神志不清,也顾不得这车那车啦!
  乙:行,快治吧!
  甲:拦着这么一辆车,搭着这车“嗷嗷嗷嗷”一直就给你送到了“不遵守交通规则事故”医院。
  乙:哪儿有这医院哪?
  甲:就为你开的。
  乙:行,那快治病吧!
  甲:到哪儿不能马上治。
  乙:都这样了,还不抓紧治?
  甲:得先登记。大夫翻开一个大本子,
  乙:您快登吧!
  甲:一瞧啊,你是头一名。
  乙:拿我开张。
  甲:“叫什么名字?”
  乙:谢天顺。
  甲:“多大岁数?”
  乙:三十八。
  甲:“男的女的?”
  乙:男的女的还问是怎么着?这看不出来吗,您?
  甲:“看不出来。”
  乙:男的,男的,快写!
  甲:详细的给你备上案,然后把你送到手术室,放在手术床上,先给你来一针破伤风针。
  乙:省得感染。
  甲:开开无影灯,经过消毒之后,大夫拿过一把电动的小钢锯儿来……
  乙:电……
  甲:嗬!这把锯,铮光瓦亮。那真是:光闪闪夺人二目,冷森森令人胆寒。大夫拿著这把锯是多里哆嗦、颤颤巍

www.b9b8.com 巍就奔你而来……
  乙:(躲,挡)
  甲:不像话!不像话!你已经受伤了,你这胳膊还抬得起来呀?
  乙:这大夫直眉瞪眼弄把钢锯,我受得了嘛!这个!?
  甲:大夫没见过你这路人!
  乙:你快治病吧!
  甲:拿着这锯啊。
  乙:哎。
  甲:照着这个地方啊,喀,喀,喀,喀,喀……
  乙:哎!我说大夫!您先等会儿。我这胳膊可就连这点儿筋儿啦,这一提搂就下来,您至于费这么大劲吗?
  甲:你呀,这点儿医学常识都没有啊!
  乙:怎么哪?
  甲:受伤这个地方已经感染了,这必须得多拉下点儿。
  乙:这,这好肉也得下去?
  甲:不老疼的。大夫给你打点儿麻药。(动作)
  乙:他这喝面茶来了!快点儿!
  甲:喀,喀,喀,喀,喀……嘎奔儿!下去了!
  乙:唉!我算是没胳膊喽!
  甲:有胳膊呀!给你换一塑料胳膊,打这儿起你算是——
  乙:怎么样?
  甲:好——了!
  乙:还有塑料胳膊?
  甲:假肢啊。
  乙:这,行吗?
  甲:嘿!别看这假胳膊啊,别担心啊,跟真的一样。
  乙:是啊。
  甲:装上假胳膊,你再穿上衣服,就看不出来了。尤其是这两只手,伸出来你看,皮肤的颜色都差不多。
  乙:色儿都一样?
  甲:不信你伸手。
  乙:我伸手。
  甲:你看一样不一样?
  乙:哎,这还真是……这不废话嘛!这个!人这是原配的,这个。我问你塑料的那个。
  甲:塑料的按这真的做。
  乙:俩一个色儿?
  甲:绝对一样。
  乙:那我还能干点儿什么吗?
  甲:全不耽误啊。
  乙:怎么哪?
  甲:买粮食去,三十斤、二十斤,提搂起来就走。
  乙:还能买东西。
  甲:拿钢笔写字。
  乙:我还能写字哪?
  甲:废话!你得写检查啊!
  乙:我都这样了,我还写检查?
  甲:唉。就是一样不行。
  乙:哪样?
  甲:举重不行。
  乙:怎么哪?
  甲:俩胳膊劲儿不一样。
  乙:不练那个啦!
  甲:别举啦。
  乙:不举了。
  甲:装上假胳膊,出了医院,你骑上自行车就奔马路了。
  乙:哎,合着我出了医院就得奔马路啊?
  甲:你得上班哪!你这样的按离休给你办,行吗,办得下来吗?
  乙:行,行,上班去。
  甲:得上班去。按理说你是得接受点儿教训呐。
  乙:那是。我就别撒把啦。
  甲:撒把倒是不撒了,闯红灯。
  乙:哎,这闯红灯也是我的?
  甲:哎。老远就瞧见了,砀,人家都站住了,你可不介。
  乙:我?
  甲:你是低着头,猫着腰,爬到车把上,两条后腿儿这么一使劲“哈——”
  乙:兔子,这是!人有叫“后腿儿”的吗?怎么说话你这是?
  甲:你趴下……
  乙:趴下也没有叫“后腿儿”的呀?干吗呀?你那人开心怎么着?
  甲:行行,两条前腿儿一使劲“哈——”
  乙:前腿儿也不行啊!干吗呀?
  甲:一条前腿儿,一条后腿儿,行不行?
  乙:你别分那么清楚行吗?干吗呀,这是!
  甲:那依你怎么着?
  乙:你就两条……腿儿不就完了嘛。
  甲:两条腿儿。两条腿儿这么一使劲,那真是风驰电掣——“嚓”超过了停车线,来到十字路口儿,可巧打右边儿来辆摩托车,再躲也来不及了,就听“当”这么一声啊——
  乙:怎么样?
  甲:看见没有,这条大腿,这条腿“嘎巴”,折了。
  乙:折了?
  甲:嗯。
  乙:掉下来了?
  甲:掉是没全掉,多少啊,还连着这么点筋儿。
  乙:哎,这大腿也“提啦当啷”。
  甲:怎么办?
  乙:赶紧送医院!
  甲:叫车。
  乙:哎,您快点儿!
  甲:车来了,抬上去,关车门儿,开车——“嗷嗷嗷嗷……”
  乙:还是这辆车,合着。
  甲:又把你送到了“不遵守交通规则事故医院”,到了那儿,马上治疗。
  乙:哎!别介!我得登记呀。
  甲:不用登记了。
  乙:怎么哪?
  甲:你不是来一趟了嘛。
  乙:哎,这我倒熟了!
  甲:一看熟人,直接送到手术室,放在手术床上,先来一针破伤风针。
  乙:又一针。
  甲:开开无影灯,经过消毒之后,大夫又把那钢锯拿出来了。
  乙:哎,我说那是那锯呀。
  甲:照这个地方啊,喀嚓、喀嚓、喀嚓……嘎奔儿,下去了。
  乙:完了!我算是没腿了!
  甲:有腿呀,给你安上一只塑料腿,打这起你算是——
  乙:怎么样?
  甲:好——了!
  乙:还有塑料大腿?
  甲:假肢啊。
  乙:那行吗?
  甲:嗬!跟真的一样。走到儿,蹲下,站起来,脚指头都能活动。
  乙:嘿!脚趾……
  甲:就是一样不行。
  乙:哪样啊?
  甲:踢足球差点儿。
  乙:噢。
  甲:球儿来了,你是踢是不踢?
  乙:踢呀。
  甲:“当”一脚,球没动换,大胯出去了。
  乙:塑料的,不老结实的。我不踢球啦,踢球干吗呀!
  甲:装上假肢出了医院,骑上自行车,你就奔马路了。这回呀……
  乙:别这回了!我这都假胳膊假腿儿了,我出了医院就得奔马路啊?
  甲:你得上班哪。
  乙:上班我都不骑车了。
  甲:你怎么着?
  乙:我走着走行吗?
  甲:走着走?
  乙:走着走。
  甲:走着走可以呀。
  乙:哎。
  甲:可也得注意呀。过马路要走人行横道线,没有人行横道线的地方儿,要直行不要斜穿,你是斜穿哪,这斜穿最危险,消防队的车打那边过来……
  乙:您打住!就到这儿,这不行啊!您打住。谁说我非得斜穿哪?我专找有横道线才过马路,没有横道线我都不过马路了行吗?
  甲:你不过马路?
  乙:不过马路行吗?
  甲:不过马路可以呀。可是你呀,又不走便道。
  乙:那没事儿。
  甲:人家都在便道上走,你在便道下边走。
  乙:下边,(就)下边儿。
  甲:可巧那地有点儿不平,哪儿有一窝。
  乙:嗯。
  甲:一下崴脚了,“咕叽”你就坐那儿了,这个轧道车可就过来了,呜……
  乙:哎!我说你狠不狠哪?你这玩艺儿!这轧道车谁受得了哇?啊?谁说我非走马路下边呀?啊,便道我都不走。我钻胡同行吗?
  甲:上班光走胡同到得了单位吗?
  乙:你甭管。我骑车进胡同,绕多远儿我认了,我。
  甲:又骑车啦?
  乙:哎。
  甲:在胡同里骑车?
  乙:对啦。
  甲:在胡同里骑车要碰

www.b9b8.com 着人怎么办?
  乙:碰不着我就完。
  甲:要碰着人你不负责吗?
  乙:我给他换假胳膊假腿儿,哎,跟我一样还不行吗。
  甲:你在胡同里骑车啊,你就走胡同,你走大胡同,小胡同,长胡同,短胡同,宽胡同,窄胡同,走着走着一瞧--过不去。
  乙:怎么啦?
  甲:那儿拦着一根绳子。
  乙:怎么回事?
  甲:立着一个牌子。
  乙:写得什么?
  甲:“施工重地,严禁通行”。
  乙:都让我赶上了。
  甲:人家那儿拆房。
  乙:那我也得过去。
  甲:你非得走胡同啊?
  乙:穿过去。
  甲:你呀,打绳子底下钻过去,蹁腿儿上车没骑两步儿,就听上边儿“噼哩啪啦、噼哩啪啦、当……”
  乙:怎么回事?
  甲:掉下来这么大一块钢筋水泥的砣子来!
  乙:钢筋水泥的砣子?
  甲:实轴儿的。
  乙:砸哪儿啦?
  甲:整砸你脑袋上。
  乙:哎,完了,完了,这脑袋算砸掉了。
  甲:哎,掉是没全掉,
  甲、乙:多少啊,还连着这么一点筋儿。
  乙:嘿!我就知道这句,我告诉你!
  甲:怎么办?
  乙:送医院。
  甲:叫车!关车门儿,一开——
  乙:嗷嗷嗷嗷嗷……这车就给我预备的合着!
  甲:又把你送到了“不遵守交通规则事故医院”,到哪儿不能马上治。
  乙:怎么哪?
  甲:得先登记。
  乙:别登啦!我都来两回啦。
  甲:不行,还得登记。
  乙:怎么哪?
  甲:已经看不出什么模样了!
  乙:都砸烂了!快治吧!
  甲:说明情况,然后把你送到手术室,放在手术床上,先来一针破伤风针。
  乙:省省吧。
  甲:开开无影灯,经过消毒之后,大夫又把这锯拿出来了。
  乙:还是那把锯呀?
  甲:反正不老快的。
  乙:我说大夫!行行好!换把新的。
  甲:照这地方,喀喀喀喀,嘎奔儿,锯下去。给你换一塑料脑袋,打这儿起你算是——
  乙:好——了。
  甲:死了。
  乙:去你的吧!

如果觉得相声--自食其果不错,可以推荐给好友哦。
本文Tags:公文写作 - 文秘工作 - 节目游戏,娱乐节目游戏,游戏和小节目大全,元旦游戏节目,公司年会游戏节目

+评论

☉本站仅仅提供一个观摩学习的环境,将不对任何资源负法律责任。所有资源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如果您觉得满意,请购买正版!

联系本站 - 教案中心 - 试题下载 - 教学反思 - 句子大全 - 收藏本站 - 文章阅读 - 全站地图 - 热门专题